紙皮藝術作品展之藝術家專訪:李本瀅 Boon



由天⽂台台長走到藝術家

前天⽂台台長李本瀅(阿本)⼩時候就已經喜歡畫畫,可是到⼯作打拼的時期,卻因為⼯作繁忙⽽沒時間接觸藝術,後來擔任了天⽂台台長,30年來都沒有畫過了。 回想起當初赴英進修氣象學,他週末閒時便會去當地的國家美術館,還記得當時每逢週六就會有專⼈導賞介紹各畫作和畫家的因由典故,他感到非常引⼈入勝,因為以前覺得那只不過是畫作⽽已,沒想過原來背後會有那麼多故事,結果,他笑說後來每次去博物館都會被太太投訴,因為阿本⼀看就幾個⼩時,⽽太太就這樣坐在⼀邊呆著等。 時間⾶逝,轉眼已退休。阿本相信年年輕時要發掘⾃⼰的興趣,花時間慢慢鑽研 ,因為到你退休的時候就需要這些興趣才可以打發時間,不然時間會很難過,可是卻沒說要在退休⽣活裡做到什麼⽬標,因為⾃⼰到現在都還在摸索中。 後來他報讀了藝術有關的校友課程,由基本功開始學起,踏上了藝術之路,然後走進香港藝術學院,讓他有更多時間與空間去深造藝術。那時候更有老師知道他的背景,便引導他去思考怎樣將科學揉合藝術,所以,阿本現在⼀次⼜⼀次實驗性的作品,都流露出科學的⾓度。



紙⽪為媒介:重塑香港社會現象

阿本選擇利⽤可循環再⽤的物料作為創作媒介,近年以紙⽪拼砌出各款風格獨特的作品,認為紙⽪讓⼈第⼀時間聯想起老⼈家,⽽且較環保,不會對環境造成再次傷害,因此希望通過紙⽪藝術,重塑香港老⼈家在街巷上拾紙⽪的獨有景象,教我們反思社會貧富及平等的議題。 紙⽪獨特之處在於顏⾊的限制,跟畫類作品很不⼀樣,油彩畫可以很容易地混⾊,但相反阿本每次去超級市場找棄置的紙⽪都已經有所限制,想要的顏⾊不⼀定那麼容易就找到,所以變相要在這滿有挑戰性的限制下進⾏⾃⼰的藝術創作,阿本笑說,曾試過在香港找不到想要的顏⾊,然後特意叫在外地的朋友把紙⽪從外國寄回香港,這些年來家裡開始堆滿了紙⽪,太太都有幾分怨⾔。


藝術創作的變化

阿本說⾃⼰早期的作品的對比度較⼤,⼀個紙⽪表⾯只有單⼀種顏⾊,陰影位置則呈現得較深⾊,紙⽪的顏⾊配置也相對容易。 後來,他卻給7歲孫女的畫作所啟發,當時孫女畫了⼀個該是立體的圖案,但⼜因線條錯亂地穿透⽽變回了平⾯,那時候阿本正在構思⾃⼰的紙⽪創作,孫女這意外的作品,讓他在拼⾊的過程中嘗試了⼀些沒那麼單調的顏⾊,帶來了通透感。 至此之後,阿本的紙⽪作品都夾雜了不同質感的⾊彩,令想像空間更豐富。正如當代藝術的作品,想要觀賞者在作品⾯前思考那背後想表達的訊息,他更笑說,曾有老師對他說過,當代藝術就是這樣,要讓別⼈在作品前停留起碼四五分鐘才稱得上成功。



與年輕⼀輩的碰撞

世界⼀直往前走,阿本覺得⾃⼰與年輕⼀輩的藝術系同學的思想尚未能接軌,慨嘆⼤家成長的環境、看到的事物有點不⼀樣,他笑說年輕⼈在聽 My little Airport,⽽他卻喜歡古典⾳樂。 雖說如此,他覺得⾃⼰與年輕⼀輩的碰撞其實是不斷的新靈感,彼此交流過後將其內化,就像是我們到展覽看過⾃⼰⼗分欣賞的作品後,都會很⾃然地把喜歡的元素滲透在⾃⼰的作品裡,然後到後來才發現,原來⾃⼰這個靈感其實來⾄某時候看過的作品。 彼此的作品都成為了後來彼此的靈感。



藝術⾃⾝無分好與壞

這⼀兩年⽣活上的亂流都讓不少⾝邊的⼈感到灰⼼,所以也有不少⼈創作了比較灰暗的藝術作品,阿本說雖然⾃⼰的思想也滿灰的,但⾃⼰卻不太希望通過 ⾃⼰的作品,表達太過灰沉的信念,反⽽對⾃⼰的藝術創作會比較注重兩樣東⻄: ⼀是美學,作品要看起來整體感覺是美觀的;⼆是有轉化蛻變,意思是說,原本的創作想法與最後出來的作品不盡相同,這樣的創作過程和結果都非常神奇,⽽現實當中,阿本說⾃⼰都有六七成的時候是結果跟原意不⼀樣。 不過,就算藝術創作裡沒有這些元素不可說成差,因為他覺得畢竟藝術⾃⾝無分好與壞,所謂差的藝術根本並不存在。


67 次查看0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