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不舒適空間》"Uncomfortable Space" 藝術家專訪:SO Yuk Cheung



1. 為何會把展覽命名為「不舒服的空間」?您想透過這次展覽傳達什麼訊息?

 

-我大部分的領悟和感覺是來自於上年的水浸,而水浸是一件令人很不舒服或者不開心的事,所以就將展覽命名為「不舒適的空間」。另外,我個人覺得因為大部分展覽的內容都是想要探討一種不可抗力,而我認為不可抗力的過程是不舒適的。

 

2. 您可以分享一下您在籌備本次展覽過程中遇到的困難嗎?

 

-因為這次展出的作品是我做過比較大型的創作,而我覺得這麼大型的作品是很難靠一人之力去完成,所以也尋找了不同朋友的幫忙,主要涉及到的困難是體力上的需求。另外,這次展覽空間距離可以停車的位置比較遠,加上太子臺的樓梯也較長,所以需要朋友們一起將木搬到展覽空間。我相信如果只靠我自己的話可能要半個月才能完成整個裝置。因此,我覺得最大困難都是偏向體力上和可行性的問題。




3. 您在實踐中使用了很多現成品,您是否曾經使用過一種您非常不熟悉和感到困惑的媒介?

 

-很多時候我覺得我很難說自己完全熟悉一種媒介,大部分時間都是認識一點就拿出來運用。因為當我真正把它展示出來的時候,多少對該媒介有一定程度的了解,摸索和嘗試。而當接觸完全不熟悉的媒介時,我比較沒有把握將它展示出來。

 

4. 作品除了取自於一個暴雨水浸的場境外,這些作品之間是否有連結?

 

-我覺得三件作品之間最大的連結是我處理它們的一些方式。打磨和拋光是我最主要使用的方式。我覺得打磨是件很狡猾的事,將一件物件打磨得很漂亮是比物件粗糙地漂亮。在整個過程中,打磨和拋光都佔用了很大部分的時間,而沈溺在這個過程中是一種麻醉。

 


5. 您的作品有的是關於物件概念,有的是人際關係,有的是社會現象。您有希望關注的方向或主題嗎?


-我覺得這個和平時習慣創作的模式有關。我自己慣常的模式可能是對經歷過或者聽過的事有所領悟,而這些事在各個方面刺激到我再去根據這些刺激將它描繪出來。我有時候真的是因為聽到朋友一些失戀的經歷而我內心對他有所回應,所以將這種回應描繪成一些立體或表演的作品。至於這次展覽都是用一些親身經歷,聽聞或者發生過的事作為感受的來源。

 

6. 您的實踐通常是從嘗試改變不同物體的特性開始延伸,還是從一個概念本身開始,再找合適的物體形態來敘述該概念?

 

-我覺得兩種嘗試都會有,很多時候可能一開始是其中一種做法,但做到一半可能又會改變去另外一種做法去繼續推展自己的創作或概念。我認為我的創作可以分為兩個部分,第一個部分是領悟或者感受,第二個部分是將領悟或感受描繪出來。那我需要把這些領悟分清楚它們是對文字的領悟還是觸感或視覺元素的領悟。當它是文字的領悟時就會偏向於概念並更加有助於我推理整件事情。相反,如果它是一些視覺上的領悟,例如我覺得這個弧度不夠漂亮,我就會憑著觸覺或視覺去它雕刻的再好看一點。而至於為什麼要把該弧度雕刻成這個樣子又會回到文字領悟的方面。因此很多時候兩方面是間歇性的去處理。

4 次查看0 則留言

Comments


bottom of page